您的当前位置:金沙娱乐APP下载 > 最新的国际体育 >

只是太在意(良堂 周九良x孟鹤堂)

时间:2019-09-10

  

只是太在意(良堂 周九良x孟鹤堂)

  “你又这样儿,不能一演出你就晚睡,一晚睡第二天就不吃早饭啊,那胃能受得了吗,那么大的人了一点儿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……” “哎、哎哎哎~”张鹤伦用肩膀耸了耸他,“怎么了这是,说句话呀,是不是和九良闹别扭了?你也是,他多大岁数你多大岁数啊,跟孩子较什么真儿,真行你。” “没事儿~九良跟他闹别扭呢,晚点九良来了之后,咱可得好好打配合啊。”张鹤伦说完向众人挑了个眉,露出一副“你懂的”的表情,大家也都心领神会的“奸笑”回应。 “那平时是平时,后台见了面也都是很仓促的聊几句,大家一起聚这么齐,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好不好。”孟鹤堂心想着,我提前了多久联系的大家就为了一起给你过生日,你倒好居然还不领情。 张鹤伦又安慰了几句之后,这才从厨房出来,外面的人熊熊燃起的八卦之魂也早就急不可耐了,他们一见张鹤伦出来了,都争先恐后的询问起来,“发生什么事了?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 周九良手可真快,孟鹤堂都没来得及去拦,他就已经把外包装扯开了。打开盒盖,里面是一双崭新的运动鞋。 可谁知这一回周九良是算错了,孟鹤堂并没有立刻就拽住他,而是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,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。这下周九良可尴尬了,不知是该走还是该坐回去。 “啊!!受不了啦,太腻味人了,我要吐了!”众人皆做呕吐状,心下开始后悔来参加这次的聚会。 周宝宝,搬过来一起住吧。你也知道,默契是需要培养的,未来还很长,但愿你都在,如果你不嫌弃我这个老人家的话。 张鹤伦抱住了这个颤抖的身子,用手抚着他的后脑勺,连声安慰到:“好了好了,不哭不哭了,等晚上那臭小子来了哥替你好好骂他,太不像话了,姆们小孟儿多好的人啊,给谁做搭档谁都得偷着乐,他还身在福中不知福,不哭了宝贝儿,这么漂亮的脸蛋儿,一会儿把眼睛哭肿了可就不好看了。” 心事一下被揭穿,孟鹤堂感到自己的脸“唰”的一下变得滚烫,“谁哭了!我是刚刚炒菜被烟熏的……” 这段时间孟鹤堂是真的累坏了,为期三个月的电视节目刚录制完,紧接着就是马不停蹄的各地巡演,歇不着几天,接下来的一个月又要飞去大洋彼岸……想想这一切,正瘫在沙发上的孟鹤堂心里真是…………别提多开心了~ “哈哈哈哈哈哈,九良你玩儿脱了吧,小孟儿不拉你,你倒是走啊,怎么不走了~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众人笑的是前仰后合。 这一问不要紧,只见孟鹤堂本来笑盈盈的脸一下垮了下来,众人感到气氛不妙,便不敢再多问。孟鹤堂随即也进了厨房,不再言语。 周九良看着他这一副急的眼圈发红的样子,是又无奈又好笑,“你说说你,平时情商不是挺高的吗,怎么一到我这儿就成傻子了?我没说你给我过生日不好,也不是怪你打乱了我的安排,只是,我一直都打算……这个生日只和你一个人过的……结果你叫来这么多人,呵呵……你说我气不气?” “哦是吗?”刘鹤春坏笑了一下,继续道:“可是你刚刚端出来的不是一道凉菜吗?” 迟到的九良生日贺文,甜里有小玻璃渣,玻璃渣其实是糖做的一篇小短文。伪现实向,我调换了一下事情的发展顺序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靴靴。2018年10月28日,记九良生日我吃的贼饱暴风哭泣有感。纯属脑洞,勿上升真主,理智饭cp,不要把感情带入现实,希望大家能切换无碍,加油! “我……咱们以后的工作越来越多了,也要多写点儿新本子什么的,住在一块儿,不是也方便交流吗……”孟鹤堂心虚的又转过身去,可周九良没有再给他逃跑的机会,一把拽住了他,抓着他的肩膀,对视着他的目光,说到:“只是这样吗?如果只是为了工作的话,那就算了,我不会搬过来的。”周九良说到这停顿了一下,他凑到了孟鹤堂的耳边,轻声说到:“我要听你的真心话。” 孟鹤堂再也坚持不住了,眼泪霎时夺眶而出,理智已彻底被击垮,他颤抖着声音说到:“九良……我需要你……我真的好累……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依靠,我不敢告诉你……如果你今天不逼我,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说……你懂吗,这太严重了……我不想害了你一辈子……” 他哪里还管那许多,不由分说的就打开了小盒子,只见盒子里面是一把钥匙,周九良有些懵,刚想问孟鹤堂是什么意思,却又发现钥匙底下还垫着一张纸条,打开来一看,上面写着几句话: “红了是好事吗?”虽然还没红透呢,但他也不禁开始要思考这个问题。“嗨,管他呢,自寻烦恼……”这个问题师父没给过他答案,小辫儿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,可见这不是一个容易想通的问题,那索性作罢,一切随缘吧,至少现在他每天都有事做,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这就够了。想到这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,是时候把一早儿准备好的小惊喜通知那位了。 “行了,别闹了,在冰箱里呢,自己去拿。”孟鹤堂在心中直骂自己没出息,他哪里能受得住这一声声小奶音的攻势,嘴角再也抑制不住的渐渐上扬起来。 少年说完便赌气的把电话挂了,其实他可以约别的时间去理发店,但他偏不要,这次偏要好好气气他这个不解风情的“孟阿姨”。 孟鹤堂是彻底愣住了,他一直只在想怎么把生日办的热闹一些,怎么让他开心,可就偏偏没想到,九良真正想要的根本不是那些。 “不用这么着急吧,我就迟了两个小时就想我想成这样了?”周九良凑到孟鹤堂的脸旁边,强行寻找着他的视线。 周九良再一看手中的礼物,在盒子的角落里,还有一个很小的盒子,他刚想伸手去拿,孟鹤堂忽然十分激动的一把拦下,“别打开!这个……你回家之后再看。” “你看看,越说你还越来劲,九良那小子就那脾气,还不都是你惯的,你怪得了谁。”张鹤伦抱着胳膊斜靠在冰箱上,一脸“你活该”的表情看着孟鹤堂。细数辽宁夺冠有多难一路走来战胜北京和广厦都孟鹤堂没有再说话,而是继续切着菜,但动作明显变得有些不利索了,张鹤伦再看向他的脸,感到他的表情也变得怪怪的,于是凑近一瞧,只见两滴晶莹的泪珠挂在他的眼睑下摇摇欲坠。 “你怎么那么着急呢,你一人儿的时候看不行吗?”孟鹤堂的表情半怒半羞,这让周九良就更加好奇了。 “喂,嘛呢?”孟鹤堂的声音很温柔,他平日里便是个温和惯了的人,对谁都很随和,但每每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话时,仿佛总还会夹杂着一些微妙的宠溺。 “你今儿不是过生日吗,晚上来我家吃饭吧,我请了春哥,伦哥他们,正好沾你的光一起聚聚。”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一会,孟鹤堂有些疑惑,虽然这个少年一直都是个性情冷淡的人,但听到别人为他庆生摆宴,也不至于那么冷漠吧。 “你骗人!周宝宝要吃蛋糕~~~”周九良用头直往孟鹤堂脸上拱,活像只撒娇的小猫。 “你这窗帘拉的也不严,我一进屋就发现了。”周九良笑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缝,再一看他孟哥,却是哭笑不得,这让周九良感到更可乐了,“给我买的什么呀?我拆了啊。” “孟阿姨你也忒啰嗦了,快说什么事儿。”年轻男孩儿的声音透出了深深的不耐烦,但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小奶音好似带着甜味,即使态度欠佳,孟鹤堂也听得满心欢喜。 “嗬!这鞋,这是什么牌子来着?咱也不懂啊,反正我知道,这老贵了!哎呀,亲搭档就是不一样哈,真舍得花钱~”张鹤伦如是说,众人也投来了实名羡慕的目光。 周九良放下手中的东西,悄悄的走到孟鹤堂身后,伸手环住了他的腰,说到:“别洗了,放着明天我来弄吧,你的腰疼吗?” 大家的八卦刚没说几句,孟鹤堂也终于端着最后一道菜出来了,他一边解下围裙一边看着大家迷一般的表情奇怪的问:“怎么了?都看着我干嘛?” ——————废话不多说,入活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哎?孟儿,九良呢,什么时候来?”大家看着一道道美食纷纷上桌,眼看就要开席,可却还不见今天的主人公,于是大黄奇怪的问道。 周九良颠颠儿的跑去拿来蛋糕,插上蜡烛,大伙儿齐唱完生日快乐歌之后,终于迎来了他最喜爱的环节——许愿!为什么最喜欢许愿呢,当然不止是因为享受吹蜡烛的快乐,最主要的还是,此刻的他可以毫无顾虑的在心中许下平时羞于表达的所有话。 周九良被这震耳欲聋的气势下了一跳,只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道:“啊,来了。”然后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孟鹤堂,他没有看自己,而是兀自低头剥着螃蟹。 “行了行了,看来你们俩也和好了,那我们哥儿几个也就功成身退了,不看你们秀恩爱了啊,天儿也不早了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张鹤伦说完,大家也都纷纷起身告辞。 “没事没事,肯定是又闹别扭了,我去打探打探,你们先聊着。”张鹤伦一直和孟鹤堂的关系很近,于是当仁不让的做起了先锋。 “为……为什么想只跟我一个人过?”孟鹤堂很感动,但他不敢承受这份感动,他怕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。 孟鹤堂顿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说到:“你真是抬举我了,我哪儿敢跟他较真儿,他可是一言不合就挂电话的主,我可不敢惹他。” 就这样,一帮人推杯换盏着畅谈起来,三五不时逗弄个孟鹤堂几句,惹得他面红耳赤,无力招架,粉拳乱挥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门铃声响起,周九良终于姗姗来迟了。 “哎哎哎!你……你这是干嘛呀,怎么还哭了?不得了,这是受了多大委屈啊?”张鹤伦眼见孟鹤堂是这种反应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于是连忙接过他手里的菜刀放在一边,然后搂住他的后背,安慰的拍了拍。 孟鹤堂被这一握,知道周九良还是很关心他的,心里也释然了不少,“什么真的假的,反正今天的大闸蟹我们一人一只,没你的份儿。” 这会儿,周九良的心里已经快美翻了,他一把搂住孟鹤堂的肩膀,“谢了啊,我原谅你了。” “谁原谅谁啊!”孟鹤堂气的要将他推开,可周九良故意死死的箍住了他,任他怎么也挣脱不开。 在电话这头的孟鹤堂呆住了,没想到这个小子现在越发放肆了,本来自己就不太能管的动他,现在好了,年纪一天天见长,翅膀也是越来越硬,完全不拿他当回事了。“周九良……你是想活活儿气死我吧,我怎么着也是你哥,你就这样对我?”他自言自语到,一时间心下五味杂陈,是又气又恼又委屈又难过。 “哎呦~孟儿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眼睛红红的,怕不是刚哭过吧?”刘鹤春明知故问道。 停了半晌,对方终于说话了:“你们天天见还聊不够啊,好不容易休息了,还要见同事,你这生活也太无趣了吧。” 沉寂了小半生,如今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,再忙再累也抵不过当下心中的热血沸腾,未来会越来越奔忙的,这一面让他很期待,但同时也感到很不安。 张鹤伦立马识趣的往旁边挪了挪,“九良啊,今天哥要好好说说你,你太不像话了,今天你过生日,你孟哥是忙前忙后张罗这个聚会,早早儿的就约了我们来给你庆生,就想给你个惊喜,你倒好,你是什么态度?先不说你孟哥又是给你买蛋糕,买礼物,就说这一桌子菜,除了大闸蟹是买的,其他全是你孟哥一个人做的,忙活了一下午一刻没歇过,你也知道他腰不好,这厨房一站就是大半天,他明儿个肯定得疼死。” “哎呦喂这事儿弄的……那……那你能不能早点去,到时候再赶回来呢?”孟鹤堂是一脸的无语,只好这样说。 “那你也没告诉我有这档子事儿啊!人理发店也很忙,不是想约就能约到的。”少年的语气明显有些急躁。 可谁成想,周九良一拧身儿,将藏在飘窗窗帘后的一个盒子拿了出来,“那这个礼物难道也不打算给我了?” 蜡烛被吹灭,张鹤伦忍不住问:“九良,许的什么愿啊?是不是祈求你孟哥的原谅呐?” “哎呦~这是什么呀?还要背着人儿呀,啧啧啧……”大家都阴阳怪调的调侃起来。 周九良一言不发,继续环抱着他,他的脸贴在孟鹤堂的耳后,呼吸一下一下的喷在他的脖颈间,让他酥痒的直想躲。周九良强行夺下他手里的碗,握着他的手,移到了旁边的水池,又在他的手上挤了两滴洗手液,然后便认认真真的搓起来。孟鹤堂的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不算大,周九良握在手心里感到正合适,那掌心的每一条纹路,指间的每一块茧,他都仔仔细细帮他按摩到。这样暧昧到了极点的画面也不知过了多久,周九良帮他最后冲洗干净之后,边用毛巾擦着他的手时,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非要去做头发吗?不是调不开时间,就是为了故意气你。” 时间到了下午,人也陆陆续续的到了,孟鹤堂一边在厨房里忙碌,一边和师兄弟们寒暄着,气氛好不热闹。 “哥,还是你好,他要有你一半体贴,我做梦都能笑醒了。”孟鹤堂靠在张鹤伦的肩膀上,轻声说着。 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把孟鹤堂吓了一跳,“九良你干嘛呀,别闹了。”他挣扎了两下,但是毫无作用,他又再次被那双有力的大手给紧紧的攥住了。 “得,滋当是给大伙儿赔罪了,你们今天尽管笑吧。”周九良无奈的说道,然后一屁股挤进了孟鹤堂和张鹤伦的中间。 “哪儿有蛋糕啊,没买蛋糕。”孟鹤堂还想再矜持一会儿,不能这么快就原谅他了。 周九良一听到这句,心猛的就揪了起来,之前还赌气想再欺负欺负他孟哥,这会儿已经将念头全都打消了。 “谁想你了!臭不要脸……我是一想到你今晚还要来,就气的想跳楼。”孟鹤堂把头偏向一边,就是不去看他。 “我从一个月之前就开始张罗,订他喜欢吃的菜,给他准备礼物,一个个邀请你们来,还不就是想给他个惊喜吗,我从下午开始就在这围着灶台转,腰酸的要命我都没工夫坐下来歇会儿,可他呢,他还嫌我没提前告诉他,打乱了他的安排,非要今天去烫什么头,我还没说几句,他就不耐烦了,直接把电话就给撂了,你说……我是不是贱呐,这么自讨没趣干嘛呀……”孟鹤堂越说越难受,他一手扶着额,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滑落。 周九良的心再次揪住了,他看了看在厨房洗碗的那个男人,宽松的居家服都已遮掩不住他近日来愈渐消瘦的身体,他总是对每一个人都温柔宽容,却把委屈都藏在心里。就连今天自己做了这么过分的事,他也没和自己计较。但同时,这也正是周九良最嫉妒的一点,因为这样,他总会在有些时刻觉得,自己与其他人没有区别。 孟鹤堂闻听此言,那委屈又恼怒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来,他激动的转过身来,盯着周九良说到:“为什么?我想给你过生日也有错了?”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金沙娱乐APP下载